相关文章

南京凭吊抗日航空烈士 98岁抗日航空老兵献花圈

  “老兵不死,只是凋零!”98岁的抗日航空老兵朱亚泉向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敬献花圈后,面向烈士遗属豪迈地说出了这句话。4月3日,江苏省暨南京各界600余人齐聚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,凭吊先烈英魂。

  凭吊活动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开始,威武的空军官兵守卫于航空烈士群雕两侧,参加凭吊的人们面对烈士的丰碑默哀。

  朱亚泉老人1935年进入位于笕桥的中央杭州飞机制造厂,在这座中美合资的工厂内,像朱亚泉这样的中国学徒仅二十多人。1937年,“8·14空战”中中国空军抗击日军飞机空袭杭州笕桥,打破了日本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。此后,朱亚泉作为空军机械士,辗转各地机场,为空军服务。

  “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,看着英雄雕像,看着墓碑上刻着的名字,我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战争的岁月里。只可惜当年的飞机还是太少,空军的实力也太差了。”朱亚泉老人遗憾地说。

  当日参加凭吊仪式的除了参加抗战的航空老兵代表,还有“两航”起义人员代表、部分烈士遗属,以及在宁大中院校师生代表。

  烈士遗属、66岁的黄悦扶将一束鲜花放在了叔祖父黄毓全的墓碑上。他告诉记者,黄毓全曾在美国和苏联学习,1932年淞沪战役打响后毅然选择回国参战。2月5日,中国空军首次投入对日作战,新婚仅7天、年仅28岁的黄毓全请命参战。激战中,黄毓全为掩护战友,不幸牺牲。

  “叔祖父是中国抗日空战牺牲的第一人,作为他的后人,我很自豪。我想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那种精神永远不会过时,相信叔祖父在天有灵看到今天中国的成就也会很欣慰。”黄悦扶说。

  “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中国空军与美国飞虎队、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并肩抗击日本侵略者,血洒长空。在这个抗日航空烈士纪念圣地举行祭奠仪式,更激励着我们反对战争,铭记历史,珍爱和平。”南京市政协负责人颜健建说。

  1932年,原国民政府在紫金山北麓修建南京航空烈士公墓,先后安葬大批航空烈士。1995年,南京市在墓园边建成了“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”,30块高3米的黑色花岗岩纪念碑上,用中、俄、英3种文字,镌刻了自淞沪抗战至1945年9月间牺牲的中、美、苏、韩等国数千名航空烈士的英名及其生平简介。(蒋芳)